_张卿和

【狗崽】♥青羽扇♥

    《青羽扇》
   
    ☞【设定:大狗子和小脸狐】
    ☞【年龄:小脸狐>小小茨】

    情节微虐,结尾HE。现在已经更了四章,会慢慢放上去的w。这篇《青羽扇》是和另一篇酒茨文相接的,想看的点我头像哦~
   

【正文】

    怎忍得让你空欢喜,刀山剑树龙潭虎穴也不俱。
    怎忍得让你风雪霜华里孤寂,捱过岁月无声旧事沉浮,便来寻你。
   
    chapter①
   
    平安京二月十四,又是新的一天。
    姑姑总是平安京第一个起床的,她轻轻打开门,看到外面大好的光景,也不由得惊喜起来:“啊呀,今天是个晴天呢。”
    她把早膳备好,约摸一盏茶的时间,大家也都起来了。日日如此,已然成为习惯。
    这些天来,大天狗似乎有好多繁重的任务,总是很少见他身影,甚至连夜不归,于是小脸狐就和姑姑一起睡了。没有被大天狗大人抱着尾巴睡觉的这几天,也不知道小家伙睡的安稳不安稳。她匆匆吃罢早膳,回房把熟睡着的小家伙叫醒:“崽,起床啦,大天狗大人今日回来了。”
    小脸狐还做着甜甜的梦,迷迷糊糊中听到大天狗这三个字,立时睡意全无,飞速穿上姑刚给他买的新衣服跑了出去。
    他听着背后姑姑叮嘱的话语,跑下阁楼。
   
    水阁之上,两道些许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,一蓝一白,凑近了点看,原是大天狗大人和晴明大人。二人相对端坐,有这亭台十方花藤青蔓相称,当真是一阙好风景。
    小脸狐不知该不该去打扰两位大人,可自己已然寻到此处,再回去岂不是白跑一趟?他将自己小小的身体靠在一根柱子后面,又思及姑姑说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,不由自主地扯了扯颈间的衣物,似是想把自己的脸遮蔽起来。
    “所以说,你是这么决定了?”一道沉稳又带着几许淡然的声音传来。开口的是晴明大人,他轻挥纸扇,面容浮现出些许不明不白的笑意。
    “嗯,吾心意已决,再不想有多数变故。”熟知大天狗的人都可以听出来,他的语速比平日里快了几分,想必此时当是万分着急。
    “当真?”晴明似是有些不放心,亦似是故意挑拨大天狗,挑战他的极限而已。
    大天狗顿了顿,而后,字字都入了小脸狐的心里。
    他微微勾唇,眼里是让人看不穿的神色,轻缓道:“他,值得吾身死二字也。”
    小脸狐听得有些糊涂,并不明白他们的对话意义,只是听到大天狗大人说到死那个字的时候,心中微微颤了一下。
    有什么人,亦或是什么事,能得到大天狗大人这样的青睐与付出呢?倘使大人也能对自己有一般般好,那该多好啊。
    一向很温柔的晴明大人,在听了大天狗大人的回答后,竟丝毫不为所动:“值得你身死么?呵,不然怎样呢?那孩子都为你做到那个地步了,你却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一般,如此伤害他的心……”
    对面的人垂下眼帘,几不可闻地说道:“……对不起,是吾的错。吾不该……”那般高傲的人,却在此时惊慌失措得如同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,语气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。
    “呐,那孩子来了,你自己对他说吧,我也不好再插手些什么了。只是希望你明白,有些事,一旦错过,就再也没有挽救的机会了。”晴明纸扇一点,指向小脸狐所在的方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晴明大人忽然看向自己这边,把小脸狐吓得够呛,果然是被发现了么?怎么办,要不要试着逃跑,还是继续藏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?
    他本想安慰自己也许是晴明大人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呢,下一秒,一个淡漠的声音就传来过来:“过来吧,吾已经看见你了。”
    从柱子后面跑出来,小脸狐甫一抬头,便对视上那双美如含玉的眸眼。真漂亮的眼睛啊,小脸狐心里默默想着,便不自主地多看了几秒钟。
    晴明大人起身,踱至小脸狐身旁时,笑着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右耳。感受到面前孩童的轻微一颤,他收回手,轻笑着敲扇而去,全然不顾身后人那双想要剜死人的,方才被默默称赞的漂亮的眼睛。
    小脸狐在原地愣了几秒,才敢弱弱地看向大天狗:“大天狗大人,姑姑说你回……”
    “过来。”不容置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    他从来不敢违抗大天狗的命令,可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好,好似自己从许久以前就是这般听从他。他只能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看着它一点点向面前的人踱过去。
    有一双冰凉的手伸过来,抓住了他的两只粉嫩的小耳朵:“吾不喜欢除了吾之外的人碰你。只能是吾,可以触碰你的全部。”
    小脸狐扬起了头:“连晴明大人和姑姑,也不可以么?”
    “不行。无论谁。”大天狗倾下腰,在小脸狐的耳尖亲吻了一下:“只能是吾。”他再次强调了一遍。些许冰冷的触感传来,小脸狐不由得微微动了一下耳朵。
    大天狗大人,他这是在做什么呢,为何突然对自己这样好,让人很不习惯呢。
    自从小脸狐来到这里后,大天狗大人就变得很奇怪,当然,这些都是这几天来姑姑告诉自己的。
   
    小小的他想起来,自己刚刚被晴明大人捡回来的时候,被晴明大人放置在庭院中。大人应该很忙吧,刚安置好自己的事情,他就和源博雅大人急着处理事物了。由于甫一接触陌生的环境,再加上容易害羞的性格,他看着周围聚拢过来的目光,委屈地哭了出来。
    小小的茨木大人拿着一个苹果糖,蹬着小短腿跑过来看他:“呐,你怎么啦?不要哭哦,我把我的苹果糖分你……”话未竟,一个红色长发且袒露着胸膛的大人走过来,直把接他扛到肩上带走,还颇有些生气:“本大爷让你去盥手,你怎地跑这里来玩了?”小小茨嘟着嘴说:“吾只是过来安慰一下妖狐哥哥,才不是不愿意洗盥……”
    妖狐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一看又剩下自己一人,终于忍不住泪珠了,正要打雷下雨时,一个修长的身影挡在他面前,把小小的脸狐完完整整地遮住了:“汝为何……变得如孩童般小?”
    他昂首,始夏四月梨花纷飞,入目少年广袖长衣,面若冠玉,神情淡漠,让人着实移不开眼。
    小脸狐将将把欲落的泪珠含在了眼眶。
    大天狗看到他带泪的面容,愣怔了一下,也不知说些什么好,尴尬了一瞬间,只能伸出手帮他把眼泪擦干。两个人就这样近身相望,却没人再开口。
    值此之际,一个身着金銮羽衣的白发女人欣喜地走了过来:“小妖狐真可爱啊。晴明大人现下有事走不开,让姑姑带你玩吧。”语罢,又看向一旁静默的大天狗,语气微转,轻叹道:“大天狗大人,有些机会只有一次,若是再不好好抓住的话,就可能,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    他望着眼前缩成一团的,小小的,他从未见过这般形态的妖狐,竟无意识地握紧拳头,微长的指甲嵌入肉里带来的痛感也毫未察觉,就这么呆愣着,恍若时间静止了一般。
    姑姑见他不作声响,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方才在旁人眼里些许沉重的表情,也在望向小脸狐的刹那,消逝不见。她笑着伸出手:
    “小家伙,姑姑带你去玩。”
    “……嗯。”甫一抬手,便被微颤的一只手握住。冰凉的触感从指骨传来,还未做出反应,就听见头顶上方低沉的声音:“姑姑,让吾来照顾便好。”
   

【酒茨】♥何生欢喜♥

【酒茨】(无聊时的小脑洞)

    ☞设定:小小茨和大吞
    ☞没有r18,请组织放心(不你根本是不会写)

    第一次在乐乎发文,希望不要被嫌弃(:3_ヽ)_,狗崽cp文也有在写,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发不发吧~

【正文】

    晴明今天抽到红叶了!!!
    平安京的各路人物闲不住了,纷纷表示要看晴明大人和酒吞大人各自的反应。
    小小茨还很小,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红叶的到来持有这么大的反应,他问了问抱着他的姑姑,姑姑笑了笑,掐了掐他软软的圆脸:“因为酒吞大人之前喜欢红叶姑娘,可是追求她时被拒绝了,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呢。”
    小小茨问:“那,姑姑,什么是喜欢呢?”
    姑姑避开他的目光,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:“喜欢大概是,你想要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吧……纵使天地翻覆,刀山火海亦不惧。”
    小小茨不是很理解,他还没跟着哥哥姐姐学习,并不懂姑姑说的那些词语究竟什么意思,当然他也不会懂为什么姑姑的脸颊微微发红。
    他顺着姑姑的目光看去,远处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并肩而行,不知道说到什么有趣的地方,晴明大人挥扇掩面而笑。当真是言谈温和,举止风雅,帧帧可入画。
    姑姑收回视线,换了个姿势抱着小小茨,又恢复了她以往的笑容:“走吧,姑姑带你吃饭啦~”
   
    今天的饭桌上少了好多人,所以小小茨吃的很开心。没有酒吞大人在旁边时刻教导他餐桌礼仪,他把衣服都弄脏了不少,油渍全沾在胸前了也毫不在意。
    姑姑觉得奇怪,问其他人都去哪儿了。神乐嘟了嘟嘴接到:“哥哥和晴明去逛集市了,还说不让我跟着……”比丘尼笑说:“啊啦,今天酒吞大人一看到红叶姑娘,就自己一人跑去和闷酒了。他们还真是……”姑姑抱起小小茨,擦了擦他嘴边的油渍,说道:“无碍,难得今天闲着,让他们去放松一下岂不更好……哎呀呀,你看看你嘴上……别动啦,姑姑给擦擦。”
    小小茨吃到一半突然看见了红叶,他放下手中的饭碗,跑去红叶那里,身后姑姑无奈地说道:“这孩子……又不好好吃饭。”
    虽说红叶比他来的晚,但是红叶有吃过达摩,所以比小小茨大一点。而酒吞为了保证小小茨的身体状况,坚持带着他练级,很少让他吃达摩。
    小小茨凑过去,甜甜地叫了一声红叶姐姐。红叶嗯了一声,不再言语。小小茨围着她转了一圈就跑了出去,把姑姑的叫喊都抛在身后不顾。
   
    三生河岸旁。水波潋滟。
    酒吞靠在岸边的一棵大树下,面无表情地看着如镜的河面,右手旁是一坛早就空了的陈酒。
    已是初秋,微凉的风阵阵拂过,吹的人一阵惬意,竟不觉心中那撕裂的伤口在猎猎作响。
    回过神来,小小茨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。小小地孩童天真可爱,扑闪着长长的睫毛,对他笑得纯粹。
    酒吞也笑,一把把他拉到怀里:“怎么想起来找大爷我玩了?你吃完饭了么?”小小茨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起身,小脸红透了。酒吞觉得奇怪,就问他:“你不想要我抱么?”小小茨老实回答:“不、不是的!我今天吃饭不乖,把衣服弄脏了,挚友抱着吾也会把衣服弄脏……我有听姑姑的话,可是我跑的太急了就没有换衣服……”
    酒吞沉默了一会儿,小小茨以为自己把油渍弄到挚友身上而惹得他不高兴,就急急忙忙起身,想要帮挚友擦一擦。这时酒吞发话了:“喂,你再挣扎就不理你了,快老实坐好。”小小茨大气不敢出一个,老老实实坐好,生怕挚友真的不理他。
   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在河边吹着凉风,酒吞抚了抚小小茨的头发,抬眼望了望远处流深的长河,不觉勾起嘴角。
    今天喝的酒稍微多了点,感觉有些头晕。酒吞仰面躺下,小小茨闭上眼睛缩成一团,静静趴在他胸口。夏秋交接处的风真是温柔,醉意和睡意重叠在一起,教人忘了这红尘十丈又何妨。小小茨忽然睁开眼睛,从酒吞胸口爬下来,他蹲下身,对着酒吞的耳朵说道:“挚友挚友,先别睡啦,吾有好东西要给你看!”
    听到耳边轻软的声音响起,酒吞望了望面前茨木握成拳的左手,问道:“怎么了?”小小茨开心地张开手心,里面安然躺着一根头发:“这是红叶姐姐的头发,我今天偷偷弄到的,我为了不让她知道,就取了一小根。妖狐哥哥给我讲过,如果想要两个人永远在一起,就把他们俩青丝各取一段,绑在一起成为同心结。那时我都不懂青丝是什么,妖狐哥哥还说我笨死啦……”
    酒吞起身打断他滔滔不绝的话,眼中闪过一丝波澜:“所以你这是……”小小茨看到酒吞反应这么大,觉得他一定欣喜极了,就继续说道:“这是送给挚友的啊!挚友喜欢红叶姐姐,而姑姑说喜欢就是两个人一直在……唔,挚……”
    身体忽然被大力拥入怀中,一个冰凉的吻覆过来,吞掉他柔软香甜的两片糕点式的嘴唇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觉到有湿软的舌尖撬开他的牙齿,贪婪的与他的那一片交融在一起。对方接连不断地吮吸、啃噬,让小小茨快要喘不过气来,胸中一股委屈涌起,不知不觉眼角泛起了泪花。
    酒吞看到小小茨哭了出来,忽然之间惊醒,立马收回想要继续下去的动作,暗自悔恨刚刚为什么没有克制住。小小茨委屈地哭成球,不明白挚友为什么突然这样子对他,他一边擦泪一边抽噎,讲话磕磕绊绊:“挚、挚友,大坏蛋!吾又没有做错事,为什么要惩罚吾……唔哇……”
    “好了好了不哭了,是我的错,是挚友做错事了……唉,大爷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红叶啊,当年是为了还她一个人情,不得已逢场作戏的……不哭了啊,看看脸上这么花,我带你去洗洗脸……啊算了,还是洗洗澡好了……”酒吞手足无措地解释着,显然他都没有考虑小小茨听不听得懂。
    小小茨仍旧在酒吞怀里哭着,只是抽噎声小了一些:“吾、吾不要挚友给我洗澡,吾要妖狐哥哥……吾再也不想理挚友了……”
    “好好好,你别哭了,我让妖狐哥哥给你洗澡。”
   
    浴池,木桶里。
    小小茨望着他面前的人,突然红了脸,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:“为、为何挚友也在这里,我的妖狐哥哥呢?!”
    酒吞解下浴袍的腰封,面无表情地答道:“刚刚大天狗把他叫过去了,不能给你洗澡。”之后又嗤笑一声:“你什么时候和妖狐关系那么好?还哥哥……我明明比他还大,为什么总是‘挚友、挚友’地叫我?你,快喊我一声哥哥!”
    我们的小小茨依旧很傻很天真,他忽闪着睫毛,喊了好几声“酒吞哥哥”,丝毫没有把之前说过的不理某人放在心上。而我们的单身老吞的心脏受到重击,捂心口倒地,几近昏死在混堂。
   
    翌日清晨。
    妖狐被一个奇怪的梦惊醒,然后,发现自己睡在大天狗的卧室,一旁散开头发的大天狗大人睡的正香。
    他摇醒大天狗,一脸茫然地问道:“大天狗大人,为何小生会在这里,我昨天明明答应去给小茨球洗澡了啊……等等,为何小生浑身酸痛?!”大天狗不情愿地睁开眼,睡意朦胧:“酒吞昨晚一掌把你劈晕了,然后就把你放到吾这里了……吾哪知道他要干什么……”说完起身亲了亲妖狐额头,又躺回被窝继续睡,嘴里阵阵嘟囔:“奇怪,吾的头怎么会这么痛……”
    妖狐错愕地呆愣在原地。
   
    (PS:大天狗错喝了酒吞的酒)
   
   

(:3_ヽ)_真幸福啊……每天只要看着他俩就够了……(不你!醒醒!你还没有茨毛和吞毛!你的灯姐还没凑齐!)

小叔叔我爱你一辈子啊啊啊啊啊啊!!!

最爱小叔叔,小叔叔是天使!!!

十个阎魔碎片换十个小鹿男碎片,坐标风之清,要的私聊~*ฅ´ω`ฅ*@