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鸮_

yys:妖狐/晴明/般若
凹凸:格瑞
遇见逆水寒:叶问舟
刀剑乱舞:鸣狐/鹤丸
小英雄:轰出/胜出
楚留香:方思明/香帅
梦间集:金铃索

(评论都会仔细看,不太会说话所以很少回)

【三清札记·落雪天青】叶问舟x师妹

  
  “我若不在,她便是这天底下最坚强的姑娘。”
  
  “便是你愿意一命抵一命,我又何来这般……偷天之能?”
  
  ★叶雪青第一人称注意
  
  
  
  
  我很早就明白,一个人总不会喜欢与他太过相似的人。
  譬如叶问舟与我。
  骤雨初歇,山路泥泞难走,少年伸出手扶住我腰身的那一刻,我未有丝毫犹豫,随即揽住了他细长脖颈,整个人扑在他的怀里。
  只是好奇心作祟,想看看那孩子的反应。
  然则我须得装作无意:“啊……抱歉,劳师兄费心了。”
  他垂目一笑:“无碍。”
  ——自是不知我此番小心思。
  那孩子走在我身后,似是不慎崴了脚,于是下意识地呼痛,下意识地喊师兄。...

2018-11-26

想看博雅吃保宪或者道满的醋(道满:???

2018-11-19

【怪谈·百目说】源博雅x安倍晴明


  阴阳师执着酒杯的手顿了顿,抬首碧月清辉入眼。他莞尔,满院的明丽光景也倏而黯淡。

  “待我回来再说与他听罢。”

★原著向,全篇近6k字
★背景为二人已表明心意,有百目鬼→晴明
★第一人称为百目鬼,be注意

 

  等我三度来到这个庭院时,已然是二十年后了。

  不同于前两回见到的繁华流景,现时入眼草木杂芜,满院尽是断壁残垣。

  我从纷杂的落藜上走过,靴子上沾满了狼尾草的种子。我知道,再不会有一个叫蜜虫的女子给我接风,替我掸掉这一路风尘。

  我在院里的长廊下见到了那人,他寂静地盘坐着,面前摆着一对酒盏,在满是苔痕的木板上风干成雕塑。

  似是我走动的声响惊扰到了他,他转...

2018-11-13

【怪谈·沉梦】源博雅x安倍晴明


‘咒’是一种联结,譬如你和我,有一方不情愿都不作数。从今往后,除非黄泉枯骨,此咒亦难断绝。

倘使你不再识得我,我们便重新来过。

★原著向,一篇完结

晴明:我只是开个玩笑,没想到博雅认真了

博雅:嘻嘻,晴明的床躺着真舒服////

【怪谈·沉梦】

  武士博雅现下得了消息,说是那出游的阴阳师不日便会归来。

  他不知何故悬着的心忽地放了下来。

  

  安倍晴明每每外出,都会将他的庭院交给源博雅管照。

  源博雅不解,他与晴明相处时日已久,自是知晓那阴阳师养着几只有灵性的式神,照看庭院这般小事也不在话下,却又为何次次都找他来办?

  但一根筋博雅只是在心里稍稍...

2018-11-12

【路人npc的自我修养】之三

*如若你不是师妹,当如何?
*完结篇

“他骑的是高头大马,走的是十里红尘,见的是鹣鲽情深。我在他身后并不起眼处,但他若回头,必能瞧见我。”

“我愿为天地,此生前路豁然如锦,为他开来。艰难困苦绕他身去,万事得偿所愿。” ​​​

  美娇娘,下轿辇,捧镜引,踏青毡。
  桃夭点染,当是山中盛景。
  各处繁华喧闹,满目烈火的红,皆同我无关。
  “怎么,你不去看看么?”楚遇寻坐在桃溪垂钓台问我。
  我倚在桃花树下,捉那翩飞的蝶儿来玩,并不看他:“他人的热闹,与我并不相干。”
  他挑眉:“我可是听说今日npc若去贺喜,可以得好多奖赏来着,够你买一个月的章鱼丸子和鸡腿吃。”
  我双眼放光:“我即刻出发。...

2018-10-18

【不知尘】双沧


一枕梦黄粱,回首已沧海。

“我可以抱你一下嘛?”
身侧珠玉泠然作响,扶奚愣了一下 。
“……我可以抱你一下嘛?”
未得到应答,那声音又问。

扶奚微微侧了身,才注意到一旁的小姑娘,约九、十岁的童稚模样。沧海弟子都是一般年纪。
发似皑雪,瞳若点漆,长睫如蝶翼忽闪,轻灵舞动,朝自己飞扑过来。

来者头顶写着:浔阳。

是极美的名字。

扶奚谦卑善隐忍,从来不懂怎么拒绝他人。遑论对方不过只为做个任务。
于是毫不犹豫地同意。

浔阳欢喜极了,环住扶奚腰腹将她抱起。身体猛然一轻,扶奚渐缓心中悸动,却不想对面孩童竟没停手,继续朝着望之殿门口走去。

扶奚头遭与他人这般亲近,手心和额间均生了一层细密的汗。
以这样...

2018-10-15

【三清札记·豆蔻年】

『有那么一瞬,我竟期冀方才自己摔得再重些,最好断骨引血,则这般柔腻温存,可以更久长些。』

“……师兄。”
“怎么了?”面前人望向你,眉梢眼角总有些不同于他人的温情。
那其中藏匿着万千欢喜,星辉熠熠。
落了雨的三清山小路湿滑泥泞,你不慎摔了一跤,累及师兄将你背回屋内。
你低下头,不安地揉搓着衣摆:“我现在的样子,很丑么?”
他瞧了你一眼,颇为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是很丑。脸这边脏脏的,像个小花猫。”
你不知他这是玩笑话,立时认了真,小小的嘴一撇,装作要哭出来的架势。
“我这般模样,以后还怎么见人嘛……”
叶问舟低低笑了:“可是被我看见了,怎办?”
你带着哭腔,下意识说道:“他人与师兄不可并论。小花猫的样子,可以给师...

2018-10-10

【路人npc的自我修养】之二

迟来的更新→

*第一人称有,npc暗恋师兄向
*预计下篇完结,he(我虐我自己

  
  云起台声影沉寂,云遮雾绕。
  萋萋芳草之上,仅有寥寥几人。叶问舟独坐长亭,水蓝长衫,玉白冠带,光风霁月。
  我轻手轻脚走到他旁边坐下,他恍然抬头,只一瞬,眼中星辰明了又灭:“师……是你啊……”
  我侧身望向他:“怎么,不欢迎?”
  他笑笑,好看的唇角勾起来:“只是有些意外罢了。”
  远处的风吹过来,拂起他的鬓角。
  沉默了一会儿,他说:“见了几次面,还不知姑娘你的名字呢。”
  “名字?这种东西我不需要。”我微微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大可以唤我小红小绿,反正于我来说都是一样。”
  我只是一个受尽苦难且没有感情...

2018-10-09

【飞花渡】叶问舟x你

云月起落迟春幕,飞花澹荡渡轻舟。

*全篇R18注意(口x/脐橙
*是婚前小情侣模式

  被吞吃干净的纸老虎抬眼,眉梢惹了些浮浮薄薄的情欲。他无奈地勾了勾唇角,委身将你拉起,顺势拿过旁侧木几上的黑釉建盏,仰头啜上一口。

  叶问舟正坐于木椅上,鼻高眉历,嘴唇薄削,一副端庄温良的君子做派。上衣下裳却被你扯得凌乱,缎子也似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,一处处惹上几许淫靡红艳。

链接走评论

2018-09-30
1 / 3

© 青鸮_ | Powered by LOFTER